为月而亡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4:54
  • 人已阅读

  听说过这么一段传说,李白是为捞月而死的。酒入愁肠的李白,双眼迷蒙,看见江中有月,便纵身跳下,只为捞月。就这样,停止了诗仙的浪漫终身。

  若是让我选一个字取代浪漫,我定会当机立断地写下“月”。月,真实值得李白为之痴迷。

  夜幕还未拉下,月便已挂上树梢。不似初升的太阳夺人侧目,月就悄然默默地,悄然默默地呆在天空的一边。浅蓝的红色,披发着昏黄而神秘的美。

  黑夜里的月,涓滴不比贵夫人耳边的钻坠减色。亮月给大地铺上了一层柔滑的金黄色,伸手去触摸空中的月光,它便散了,一层薄衣铺在了手上,透着淡淡的和顺。月在地面,就像一颗大珍珠,或是一把优美的蒙古匕首,嵌在了黑土地上,再多的星星都会成为装点。有时月也忸怩,轻轻地将身边的云朵挪来,当作薄纱遮住本身,不一会又偷偷探出头来,窥看大地的雄浑……

  月儿美,曾引得了若干文人墨客为之洒尽翰墨——细品朗月,心中不由轻吟:“月高微晕散,云薄细鳞生”;临湖望月,念一句:“松排山面千重翠,月点波心一颗珠”;表情豪迈时,唱一句;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……

  月儿美,又曾勾起了若干游子迁客的思乡思人之情——隔海眺月,望月思人,“海上生明月,天边共此时”;低头露浓,昂首月华,叹一句:“露从彻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;月下独赏花,吁嗟道“人意共怜花月满,鹊笑鸠舞人又散”……

  谁不想在斑斓的月下,与家人共聚,有说有笑,分享欢愉,分管忧虑

用途?谁不想在斑斓的月下,与爱人烛光夜餐,共赏鹊笑鸠舞,私订偕老今生?

  月太美,给人以无尽的遥想与期望。月太美,给设想插以同党,放它在浪漫的天空翱游。月太美,令人如痴如醉,呕心沥血,梦醒时,梦碎了,才声泪俱下,却不知是谁的错。

  有一首诗叫做《第五个玉轮》,写道:“如今到了第五个玉轮,如今/我终已学会低头,所以/这个玉轮必然是在水中/我最后一个动作,等于将它捞起。”

  月捞上了,一场人生,一场梦,便谢幕了。

  就算活得再久,生命里不一丝浪漫,一丝波涛,就如一潭死水空灵,不褶皱,不热情。恐怕终极也只会沦为蜩与学鸠的笑料而已。

  若是人生如昙花般长久

短少即逝,却开得如昙花般辉煌,娇月般浪漫,那不是可以称心满意,不枉今生了吗?

  皓月当空,云牵雾绕。我甘愿,为月而亡。

?

上一篇:时间在流逝

下一篇:没有了